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资讯动态 >>医院新闻 >> 正文

资讯动态

医院新闻

通过两个病例,王椿教授告诉你淋巴瘤到底该不该移植?

发布时间:2020-09-23 浏览次数:
字号: + - 14

王椿

高博医学(血液病)上海研究中心 医疗院长

医学博士、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

通过两个病例,王椿教授告诉你淋巴瘤到底该不该移植?


近年来,淋巴瘤的发病率持续升高。虽然单克隆抗体、小分子靶向药物和免疫治疗等新药的应用显著提高了恶性淋巴瘤患者的近期疗效和长期生存,但造血干细胞移植(HSCT),特别是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ASCT)在恶性淋巴瘤整体治疗中仍然具有重要的地位。


王椿教授指出,目前淋巴瘤的治疗方案包括常规化疗、联合单克隆抗体以及造血干细胞移植。60%~65%的患者经R-CHOP方案化疗后可以得到临床治愈,但仍有超过30%的患者治疗无效或最终出现疾病复发。


难治/复发淋巴瘤患者往往前期已经接受过多个经典方案、多个疗程的治疗,即使选用二线或三线化疗方案,肿块仍然缩小不明显或者缩小后又迅速长大。另有少数患者存在原发性耐药,对常规的诱导化疗不敏感。并且患者大多存在感染等并发症,治疗难度大。如何为他们制订“个体化”的治疗方案是一门艺术。


对于这类患者,是选择尝试新的组合方案的化疗、自体或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还是选择细胞免疫治疗,抑或是多种治疗手段的联合应用,都要结合每个患者自身的病情来考量,需要“个体化、精细化”。


王教授通过分享两个典型病例讲解了造血干细胞移植在淋巴瘤中的应用。


王椿教授近期直播回看

通过两个病例,王椿教授告诉你淋巴瘤到底该不该移植?


病例分析一

患者,男性,47岁,2007年8月身体多处发现肿大淋巴结(双侧颌下、颈部、颌下、左锁骨上、右气食沟、纵、双侧腋下);脾脏多发占位,肝门部、脾门处、胰周及腹膜多个肿大淋巴结;淋巴结活检确诊非霍奇金淋巴瘤,DLBCL。接受了10次化疗方案(RCHOP/CHOP/MINE/ESHAP)。

2008年7月出现反复腰背部疼痛,腰椎CT见腰4椎体病理性骨折可能,腰3/4、腰4/5椎间盘膨隆。综合各项检查考虑骨转移,给予双磷酸盐治疗,腰椎+后腹膜淋巴结放疗。2008年11月给予重组人血管内皮抑制素(恩度)+健择+奥沙利铂+Pred 方案治疗。但该例患者使用多个化疗方案治疗效果都不好,在治疗过程中病情还在进展,出现新的病灶。

通过两个病例,王椿教授告诉你淋巴瘤到底该不该移植?


针对该例难治的患者,王教授团队进行了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把正常造血干细胞采出来冷冻保存,同时患者接受化疗减低肿瘤负荷,然后行造血干细胞移植。移植后,结合局部放疗和美罗华维持治疗。患者治疗效果满意,淋巴瘤至今仍为缓解状态。


病例分析二

第二例患者,男性,44岁,2008年8月因“右上臂疼痛不适”入住当地医院,影像学检查提示右肱骨上段占位,予行右肱骨上段肿瘤切除术+右关节假体置换术,术后病理示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2009年1月发现右侧鼻梁皮下肿块,行CT检查示右侧上颌窦占位。行右侧皮下肿块穿刺细胞学检查,见恶性肿瘤细胞,倾向非霍奇金淋巴瘤。移植前接受了6个疗程化疗以及19次放疗,但病情仍在进展,出现新的腰椎病灶。

通过两个病例,王椿教授告诉你淋巴瘤到底该不该移植?


王椿教授指出,从该例患者可以看出,淋巴瘤是一个全身性疾病,所以治疗一定是全身性治疗,所以患者同样接受了高剂量化疗联合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治疗后疾病达到缓解。


小结

王椿教授指出,针对复发难治的淋巴瘤患者,治疗往往比较困难,即使选用二线或三线化疗方案,肿块仍然缩小不明显或者缩小后又迅速长大。另有少数患者存在原发性耐药,对常规的诱导化疗不敏感。这些患者的生存期短、预后差,是当前淋巴瘤治疗的难题。

那怎样克服耐药呢?王椿教授指出,一换新药,使用无交叉耐药的新药组成联合化疗方案;第二,使用新的靶向治疗药物或生物治疗,比如细胞免疫治疗;第三,在自体外周血造血干细胞移植的支持下进行超大剂量化疗可能会取得更好的效果。

王椿教授在分享自己的治疗经验时总结道,在以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DLBCL)为代表的侵袭性非霍奇金淋巴瘤(NHL)的治疗手段中,高剂量的化疗联合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HDC/ASCT)具有重要作用,多个随机对照临床试验已确定HDC/ASCT作为侵袭性NHL解救治疗的地位。